5亿彩票网最权威购彩平台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人事信息 >

拧紧党的组织建设这股绳
发布日期: 2017-06-24 来源: 未知

十八大以来,一批基础性、主干性党内法规的出台,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搭建规范党内政治生活的“四梁八柱”方面的重要进展和宝贵探索,是我们党在摸索执政党规律建设方面的成熟与先进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将党的建设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将思想建党、组织建党和制度治党有机结合。几年来,党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纪律建设、制度建设等各方面亮点纷呈。

从党的组织制度建设角度切入视察,党中央着力构建笼罩广泛、构造公道、功能健全的组织体系,推动组织建设在制度化轨道上前行,以完善的制度保证党内民主生活的正常化,保证党员队伍的素质。

增强党的凝集力的密码

与国外一些组织关系疏松、党员自由涣散、纪律规矩松弛的政党不同,中国共产党是按照马克思主义建党原则建立起来并不断发展的先锋队组织。完善的组织体系、严明的组织纪律是中国共产党的特点和独特优势。

可能将8800多万党员、440多万的基层党组织拧成一股绳,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的政治密码,正是党的组织性、政治性、战斗性。

制度治党着眼于织密制度之网。在党内法规制度体系中,党的组织工作法规制度体系处于极其重要的位置。

现行的《中国共产党章程》共有11章,其中波及到党的组织制度、组织建设的内容有6章,分离是党的组织制度、中央组织、地方组织、基层组织、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党组。从文字的篇幅来看,在1.76万党章总字数中,涉及党的组织建设的内容有0.66万字,占37.5%,与党的总纲部分字数持平。可见,党的组织制度、组织工作在党内政治生活中的极端重要性。

按照纵向层级来划分,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分为中央组织、地方组织、基层组织。依照类型性质来划分,党的组织能够分为领导机关、决策机关、执行机关、监督机关。其中,各级党代会和它产生的党委会是领导机关和决策机关,党的工作机关是执行机关,党的各级纪委是党内监督的专责机关。

党的组织制度体系建设,就是要在党中央和各级地方党委领导下,增进和提高决策机关、执行机关、监督机关的组织协力,实现党的领导与执政的组织意图,树立健全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权利结构和运行机制。

党的组织制度建设层层推进

十八大以来,党的组织工作制度建设不断获得新进展。

首先,向党中央看齐。从党的中央组织层面来看,党的最高领导机关,是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它所产生的中央委员会。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闭会期间,中央委员会执行全国代表大会的决议,领导党的全体工作。

党章规定的“四个服从”的原则,即“党员个人服从党的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组织服从上级组织,全党各个组织和全体党员服从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央委员会”,这是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的重要内容,是保证党集中统一、始终刚强有力的重要制度规定。坚持“四个服从”,核心是“全党各个组织和全体党员服从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央委员会”,也就是全党服从中央。

十八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规定,涉及全党全国性的重慷慨针政策问题,只有党中央有权作出决定和说明。这再次明确了,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它所产生的中央委员会,既是最高的领导机关,也是最高的决策机关,有权对党的重大问题做出决定。

保障党的顽强团结,基本靠制度。坚定贯彻遵守“四个遵从”,最根本的就是要在思维、行动和作风上不断向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看齐。

第二,健全地方党委的组织制度建设。党的地方各级领导机关,是党的地方各级代表大会和其所产生的委员会。党的地方各级代表大会探讨本地区范围内的重大问题并作出决策。地方党委在党代会闭会期间,执行上级党组织指示和同级党代会决议,领导本地方的各项工作,按期向上级党委报告工作。地方党代会和地方党委是该地方的领导机关和决策机关。

作为本地域的领导中心,省市县三级地方党委在贯彻落实中央决议安排、推动党的奋斗目标实现上居于要害位置、负有重大责任。因此,必需要健全处所党委的组织制度建设。

2016年1月,中共中央印发《中国共产党地方委员会工作条例》,突出地方党委全面从严治党政治责任,健全了地方党委施展领导核心作用的制度基础,完善了地方党委运行机制。这是新形势下做好地方党委工作的基本遵守,是体现群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联合的具体系度和方法。

第三,党组是实现党对非党组织领导的重要组织形式和制度保证。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要把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同依法执政基本方式统一起来,把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同人大、政府、政协、审讯机关、检察机关依法依章程实行职能、开展工作统一起来,把党领导人民制定和实行宪法法律同党坚持在宪法法律范围内运动统一起来。这三个“统一”,将党的执政与治国、总揽协调与各方履职、领导立法与带头遵法有机地衔接起来,是党的领导与执政的有效实现形式和实践方式。

在实践中,如何可以既坚持党的领导,坚持党对全局的总揽、对各方的协调,同时又能充散发挥人大、政府、政协、法院、检察院等非党组织依法开展工作的踊跃性主动性?如何实现党对各方面工作的领导到位而不越位、总揽而不包揽、支持而不料理、放心而不放任?经过多年探索,找到实现将两方面有机衔接的组织机制,那就是党组。

在国家机关、人民团体、经济组织、文化组织、社会组织和其余组织领导机关中设立党组,是确保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得到贯彻落实的重要门路,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奇特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制度优势。

可以说,党组是实现党对非党组织领导的重要组织形式和制度保证,是联结政党与国家、领导与执政的重要纽带,是党的意图得以在非党组织中得到实现的重要抓手,是实现党的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的重要组织载体。因此,必须不断提高党组工作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水平。

2015年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中国共产党党组工作条例(试行)》,对党组设立、职责、组织原则、议事决策等作出全面规范,对监督检查、责任追究提出明确要求,是党组工作方面的基础主干党内法规,是党组设立和运行的总依据总遵循。

第四,提高党的工作机关履职能力和工作水平。一分部署,九分执行。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制定一整套更加完善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更加完备的制度体系,并不断增强执行力。

就党内政治生活而言,当党代会和党委会就有关事项做出决议后,谁来执行?今年4月印发的《中国共产党工作机关条例(试行)》规定,党的工作机关是党实施政治、思想和组织领导的政治机关,是落实党中央和地方各级党委决策部署,实施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推进党的事业的执行机关,主要包含办公厅(室)、职能部门、办事机构和派出机关。

这是规范党的工作机关设立、职责、运行的基本主干党内法规,是继党组工作条例、地方党委工作条例之后,增强党的组织制度建设的又一重要结果。通过这项中央党内法规,旨在进步党的工作机关履职能力和工作程度,保障党的实践和路线方针政策得到有效贯彻执行,对党内治理体系和治理才能现代化必将发生非常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第五,强化监督,严肃问责。作为党内监督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各级纪律检讨机关是党内监督的专责机关。在党中央的领导下,纪检机关的专责监督与党委党组的全面监视、党的工作部门的职能监督,党的基层组织的日常监督,以及党员的民主监督,形成了一个完整而又相互衔接联动的监督体系。

十八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对党的中央组织、党委(党组)、党的纪委、基层党组织和党员这四类监督主体的监督职责以及相应监督制度作出规定。该条例的颁布,对党内监督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监督主体、监督内容、监督对象、监督方式等重要问题作出规定,为新形势下强化党内监督供给了根本遵循。

抓基层打基础

对比建党100周年时,要全面建成内容科学、程序严密、配套完备、运行有效的党内法规制度体系的奋斗目标,党内法规制度体系建设仍任重道远。

一方面,从程序性党内法规来看,推进中央党内法规制度建设,必须以党章为根本,以民主集中制为核心。民主集中制是党内政治生活中根本的组织原则和组织制度,各级党组织和全部党员在党内发展政治生活时,必须保持民主集中制,妥善处置好党内民主和党内集中的关联。已出台的各项党内法规,都体现了民主集中制的原则精力。

当前,有关民主集中制的内容仍散见于诸多党内法规中。建议在条件成熟时,可斟酌制定、出台一部综合性、系统性、程序性较强的党内法规,将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组织制度进一步规范化,提高其可操作性,增强党内法规的集成性。

另一方面,从实体性党内法规来看,党的组织制度体系建设应将重点放在抓基层打基础。《中央党内法规制定工作五年计划纲领(2013-2017年)》也将加强基层组织建设作为中央党内法规的重点之一。

党的基层组织建设涉及到农村、机关、学校、企业等领域,相关的中央党内法规主要有四部,分别为:党和国家机关基层组织工作条例,该条例1998年制定,2010年进行修订;1999年制定的农村基层组织工作条例,该条例有待修订;一般高等学校基层组织工作条例,该条例1996年公布,2010年修订;1986年印发的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基层组织工作条例,需抓紧制定国有企业基层组织工作条例。

目前,关于基层组织建设的中央党内法规仍较为分散,系统性、衔接性、集成性不够。提议在前提成熟时,将疏散于党和国家机关、乡村、学校、企事业单位等基层组织的相关法规整合晋升,形成一部基层组织建设的共性划定。

此外,还应加快制定有关基层组织建设的规范性文件。例如,应进一步明白各范畴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的目标要求、主要任务、保障办法,等等。健全党的基层组织工作制度体系,推动服务群众、做大众工作制度化、常态化、长效化。倡议进一步将实际中一些成熟的经验上升为政策,将成熟的政策回升法规制度,通过党内法规的形式将地方和基层的探索固定起来。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党校)

起源:《?望新闻周刊》,作者受权发荷官


上一篇:把握改革方法论用好改革辩证法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贵州省都匀市体育事业局 版权所有